浙江社科网

浙江社科网。浙江省教育考试院边新灿、北京大学招生办公室李祎、华东师范大学范笑仙在《浙江学刊》2019年第3期刊文指出:满载素质教育理想的新高考改革启动后成效初显,但是也受到”应试教育”惯性的顽强阻碍和掣肘,出现了改革理念获得高度认同和实际推进中我行我素、功利应试倾向仍然非常严重的强烈反差。新高考改革推进何以如此艰难,”应试教育”落后的教育行为何以能顽强生长?本文着重探讨其成因也尝试提出对策。考试不是”应试教育”倾向、行为的根本原因,但它放大、加剧了”应试教育”行为的片面性、短视性、投机性。社会公共职位任职资格和优质教育机会资源的稀缺性是”应试教育”产生的客观基础;优质教育机会资源的公共性、高利害性,使公平成为公众对其分配制度的最强烈诉求;公平与效益的两难制衡及对统一笔试评价模式的路径依赖,是”应试教育”产生的制度诱因和助燃剂;学历文凭的出现使教育的功利应试倾向更趋复杂;个体过度功利化、短视化,是”应试教育”产生的直接原因;社会”集体无意识”在公众道德和文化心理层面给”应试教育”行为提供了支撑。对”应试教育”要正名,如继续使用,需由权威文件明确界定以免产生歧义;也可改为”教育的过度应试现象”,或恢复”片面追求升学率”。对教育的过度应试现象要树立综合治理、长期治理的理念,确立”正视无法改变的,改变可以改变的,引导可以改变的”和”道术并举、标本兼治”的策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